Ligase_

有没有人陪我嗑gbf的齐格兰和fgo的w齐格啊…同好在哪里…

是本格推理厨
我永远喜欢考哥和白毛和中分
日常沉迷游戏
挖坑不填真君子()

【兰雁】心拍数(二)

耶我又回来了,我还没有坑(挣扎)

*黑发雁夜,大学生pa,年下

*没有上过大学也不会任何乐器所以瞎写的(

 

那天晚上两人乘了同一辆电车,然后各自分开了。雁夜回到宿舍早早地睡下,第二天一早去上了早课,中午就在学校食堂解决了。

他排在队尾,捧着本书打发时间,但其实在餐厅这么嘈杂的地方很难看进去书,何况他还饿着肚子。雁夜时不时抬头看看队伍的进度,或者看看旁边有没有更短的队伍。当他不知道第几次抬头的时候,他一眼就看到了鹤立鸡群的某人——真没办法,白人血统的身高太犯规了。

兰斯洛特和旁边看起来是饭友的几个人交谈着,一边走向队伍。

朋友真多啊……雁夜感叹道,不像自己,三年了熟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。

对方似乎没有看到淹没在人群中的自己,雁夜决定就不打招呼了,低头继续看书排队。

这时兰斯洛特看到了站在队伍中孤零零看着书的雁夜,决定上前打招呼。一个饭友打趣道:“哟,兰斯,看上哪个学姐了?”

“不是,只是看到认识的人。”兰斯洛特十分认真地回答道。

“去呀,请她吃饭啊!”几个人开始瞎起哄。

兰斯洛特思考了一下,笑着说:“那,今天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。”

于是他在饭友“加油”“上啊”的助威中走向雁夜。

 

“雁夜。”他打招呼。

雁夜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发现自己,稍微愣了一下。“啊…兰斯洛特。”

“一个人吗?”兰斯洛特直接问道。

“诶?啊,是啊。”

“那么,我可以和你一起吃午饭吗?”

“嗯?”

于是现在两个大男人在餐厅的一角面对面坐着吃饭。

气氛略微有些尴尬,雁夜正想开口说些什么,兰斯洛特发话了:“雁夜今天要去店里工作吗?”

下午就没课了,雁夜想了想,说:“嗯,我打算吃完饭就去。”

“那,我可以和雁夜一起去吗?”

“嗯?可以呀,多个伴我也挺开心的。但是我们课表不一样的吧,没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的。”兰斯洛特说。

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,雁夜也不说什么了。两人又重新陷入沉默,但是这沉默比起之前的似乎有了一些改变。

 

两人来到了店里,下午没什么人,工作也比较轻松。兰斯洛特来到舞台前,说是舞台,其实就是一块高出一小截的地面,上面放了凳子,乐器,话筒之类,后面还有一块大屏幕。他坐上凳子拿起了吉他,试着拨弄了几下。虽然疏于练习,好在基础还没有忘。调好音,拿出乐谱,兰斯洛特开始弹唱一首英文歌。

是一首经典的抒情老歌,兰斯洛特的声音很好听,很温柔。雁夜为一桌女生上甜点的时候听到她们兴奋地讨论:“那个人是新来的吗,好帅!”“唱歌好好听!是大学生?”

还真是受欢迎呢......雁夜看向舞台上的人,对方正好也从乐谱中抬起眼,两人视线交汇,兰斯洛特对着雁夜眯起眼睛笑了一下。旁边的女生们开始小声尖叫。

雁夜觉得她们有些夸张,但是兰斯洛特也确实有这样的魅力。雁夜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。

说一点也不羡慕肯定是不可能的......

 

兰斯洛特唱了几首,从台上下来在吧台边休息,雁夜帮他倒了杯水。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,这时进来了几位客人,是昨天雁夜见过的两位外国人,他们后面还跟着一位金发男性,三个人一看到兰斯洛特就上来打招呼。

“哟,兰斯!今天也来了啊,真勤快。”

雁夜准备为他们点单,但兰斯洛特先一步开始了介绍:“这位是雁夜,是我的学长,也在这里打工。”

然后他开始介绍他的朋友:“这两位是亚瑟,阿尔托利亚,是兄妹。这位是高文。他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,也是C大的学生。然后,高文也要和我一起驻唱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“你们好。”

三位金发的后辈一起和雁夜笑着打招呼,雁夜觉得有点闪.....而且两位男性的身高都比雁夜高不少,再一次,雁夜感到血统的不公。

高文被兰斯洛特赶上台去唱歌了,刚刚那桌女生又开了始激动的讨论。亚瑟和阿尔托利亚两个人坐在吧台旁边,吃了一盘又一盘的点心。雁夜看着他们进食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下午就在愉快的工作和交谈中过去了,亚瑟和阿尔托利亚趁晚上顾客高峰期来之前先回去了,高文则是因为明早有课,时间有点迟了也回去了。客人渐渐少了,送走最后一桌客人后,店长想和兰斯洛特吩咐一些工作上的事情。不知道店长要讲多久,兰斯洛特不好意思让雁夜干等着,于是让他先回去,如果来得及的话自己会追上来的。

“雁夜,路上小心。”

“嗯。”

雁夜换下工作服出来的时候,店里只有夜班的店员,看来兰斯洛特还没好。他看了看时间,怕错过末班车,于是出发了。

C大不算太偏,但是深夜还是没什么人的。雁夜走在商店基本都关门了的街上,有点担心兰斯洛特能不能赶上末班车。这时前面远远走来几个人,雁夜没有在意。但是等走近了,雁夜觉得有点不对劲。他想绕过避开他们,但还没来得及做出行动就被叫住了。

“喂那边的小哥,这么晚还在外面晃荡可不好哦?”

“......!”

雁夜下意识往旁边退,他加快脚步,却被拦住了。

对方有三个人,似乎是小混混,没有拿棍子之类的武器,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刀。

雁夜与他们拉开距离对峙着,用手护住自己背着的书包。

“哦?小哥原来背着包啊,里面有什么能让我们看一下吗?”

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们,逃跑的话,虽然成功几率不大,但也只能拼一下了——雁夜可一点也不想向他们屈服。

三个人向雁夜逼近,雁夜一转身想要逃跑,但是小腿突然被踢了一下,他跌倒在地上。

“唔啊!”

雁夜翻身想站起来,胸口却被踹了一脚,一个人蹲下来揪住他的衣领。

“居然还想跑......算了,把包给我就放你一马吧?”

“怎么可能......给你!”

雁夜给了对方一个头槌。

“**,还敢还手!!”

雁夜被揪着领子甩到地上,头部被使劲撞了一下。他认命地闭紧双眼,打算忍受接下来的攻击的时候——

“喂,你们,在干什么!”

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这声音白天还温柔地唱着歌,现在却充满了怒气。

雁夜从头痛中缓过来,直起上身,看到眼前几个人扭打在一起。但是胜负很快就分晓了,兰斯洛特把最后一个混混扳倒在地,顺便踢远了掉在一旁的小刀。

“兰斯......洛特?”

“没事吧,雁夜!哪里受伤了吗?东西有没有被抢走?”兰斯洛特蹲下来一脸担心地抓着还坐在地上的雁夜的肩膀。

“头有点痛......但是应该没什么问题......”其实别的部位也在痛,被踹了的胸口也还在痛,但是,似乎没有骨折,也不想让兰斯洛特担心。

把雁夜扶起来以后,才发现那三个人已经逃跑了。兰斯洛特皱着眉头,说:“抱歉,不该让你一个人走夜路的。”

“不,是我自己要先出来的,比起这个,我们快回去吧。”

两个人走在安静的街上,虽然急着赶时间,但是雁夜没法走得很快,兰斯洛特也在旁边慢慢地走着。

“雁夜,以后晚上回家还是让我和你一起吧,我不想让今天的事情再发生了。”兰斯洛特说。

自己应该不会再这么倒霉了吧......虽然这么想,但可能性也不是没有。虽然不想给兰斯洛特添麻烦,但其实,自己还挺喜欢和兰斯洛特一起走路的时候的。

“话说,兰斯洛特你难道很擅长打架吗?”

“嗯?啊,因为我曾经也是不良少年啊。”

“诶??”

雁夜吃惊地看了一眼兰斯洛特,完——全看不出来,除了皱眉的时候看起来很凶以外。

“对付这种外行人还是完全没问题的。”兰斯洛特笑着说。

说着就到了车站,虽然一路上都很冷清,但是车站还是会稍微热闹一点,附近的店铺也会很晚才打烊。雁夜看了看表,早就过了末班车的点了。

这下怎么办呢......

-tbc-


先到此为止,我偷个懒...

没打算写很长,也许再两篇就完结了吧,只是想把脑洞复述一遍而已...写文好难(泪)

评论(7)
热度(15)

© Ligase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