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gase_

有没有人陪我嗑gbf的齐格兰和fgo的w齐格啊…同好在哪里…

是本格推理厨
我永远喜欢考哥和白毛和中分
日常沉迷游戏
挖坑不填真君子()

【岛江】截稿日


*我流岛江,理想催稿(
*俗话说,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(x

“鹿谷先生――”
江南孝明敲响绿庄409号房的门。他看了看表,尽管很赶时间,但到达的时候天色还是晚了。不过这个点对方肯定也还没有睡,毕竟截稿日快到了嘛。
门打开了,小说家探出头来。
“啊,小南,晚上好。”

“真不好意思,这么麻烦你。”鹿谷门实一边翻出拖鞋来给江南换上,一边说道。
“不,没事,毕竟我是编辑嘛。”
江南跟着鹿谷进了无论来多少次都会觉得意外整洁的房间。与自己上次拜访并无多大变化,果然是鹿谷先生的作风呢,整理房间也是,“一日一支”也是,如果对于截稿日也能这么一丝不苟就好了……江南无奈地想。
鹿谷招呼江南坐下,江南环抱双臂,摆出严肃的神色:“那么我们直接进入正题――鹿谷先生,你的稿子怎么样了?”
“……啊对了小南你肯定没吃晚饭吧,我知道附近一家……”仿佛没注意到江南的表情似的,鹿谷很自然地笑着问。
“请不要转移话题――!!”
“但是不吃饱也没法工作不是吗?”鹿谷一脸无辜。
“……真没办法,那就只能吃杯面解决了呢。”
“……”

在解决了简单的晚餐之后,鹿谷来到书房。江南也跟着一起进来了,搬了条凳子坐在旁边,大有监督着鹿谷写稿子的趋势。认真起来的编辑是不能小看的啊,鹿谷再次确认了这一点。
鹿谷摊开将要完成的稿子。其实剩下的部分快一点几个小时就能完成,但是由于人与生俱来的惰性,什么事都是要等死线逼近的时候才能做完。而对于鹿谷来说,可以让自家编辑用尽一切手段让自己交稿,带着一点点恶作剧的心情,欣赏他着急的表情,或许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……。
鹿谷很快便投入到工作中去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。江南知道他正进行到最关键的解谜环节,所以只是静静地看着,甚至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了。鹿谷在稿纸上写着,不时在手边的草稿上涂涂画画,又拿起大纲反复地看。虽说江南不是第一次看鹿谷写作,但还是忍不住看得入迷了。

鹿谷一气呵成地写完一部分,伸了个懒腰放松一下。江南也放松下来,这时被忽略的倦意似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,开始向江南袭来。“哈啊――”江南打了个哈欠,近日工作繁忙,他也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。
“小南?困了的话就先去休息吧。”鹿谷看起来精神抖擞地说着。
“不,我一定要陪着鹿谷先生写完,拿到稿子才能去睡,”江南固执地说,“我可以去泡咖啡。”说着他就要起身。
“不行,这么晚了不能喝咖啡,我马上就写完了。”鹿谷制止道。他明白江南现在是不会听自己劝的,于是放弃了说服,转而继续手上的工作。但他这次进入到了故事的尾声,已不需要全神贯注,于是分散了一半注意力来关注江南的情况。
一旦感到困倦,打起哈欠,就很难再停下来。江南揉着因不住的哈欠而溢满泪水的眼眶,试图保持清醒。
“要不稍微趴一会儿吧?”鹿谷关切地问道。虽然看着江南这样很有意思,但他还是不忍心让对方陪自己这么折腾。
“唔……”江南放弃了抵抗,趴在桌子上看着,最终沉沉睡去。真的是很累了呢,鹿谷想着,将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江南肩上。
鹿谷写完最后一个句号,看了眼表,将近两点钟了。他轻轻地呼唤江南,但对方似乎睡得很香。
“唔,这下难办了……怎么把小南弄到床上去呢?”

江南因为天大亮而醒来的时候,已经过了中午。他坐起来环顾四周,花了一点时间来意识到自己是在鹿谷的卧室里,并且是在鹿谷的床上。房间的主人不是喜欢睡懒觉的人,因此没有厚重的窗帘,阳光轻而易举地穿透了布料,洒在室内。他下了床,才发现自己没脱裤子,甚至连外套都没脱。“……”自己是怎么睡得这么香的,江南对昨晚入睡后的记忆完全没印象了。
由于自己经常来鹿谷家住,所以这里也有他的一套洗漱用具。他打理完毕,来到客厅。鹿谷正坐在客厅里,抽着“今天的一支”。看到江南,鹿谷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“中午好,小南。”
“已经中午了吗……。”江南愣愣地说,然后条件反射般地问道:“稿子怎么样了,鹿谷先生!”
“先不管这个,作为昨晚的补偿,我们午饭去外面吃吧?”鹿谷提议,“我已经吃了好几餐杯面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根据对方的反应,应该是写完了。江南安心地松了口气。正好今天天气不错,正适合出门,在校对前稍微放松一下吧。

end(我写不下去了(:3▓▒

评论(4)
热度(12)

© Ligase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