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gase_

有没有人陪我嗑gbf的齐格兰和fgo的w齐格啊…同好在哪里…

是本格推理厨
我永远喜欢考哥和白毛和中分
日常沉迷游戏
挖坑不填真君子()

【岛江】今天也是赶稿的一天

*现pa?
*年末也该写点东西了……
*……只是想看他们谈恋爱然而我写不来
*ooc和bug都怪我,不去好好画画我有罪orz

12月的最后一天,无论是市区还是乡下洋溢着新年即将到来的喜悦气氛。鹿谷门实今天起了个大早,距离截稿日没多久了,他也必须认真起来了。
他吃完简易的早餐,准备窝进书房继续昨天的稿子。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来访者是谁,鹿谷一边感叹着真早啊一边去开门,清晨的空气让只穿了件单衣的鹿谷打了个寒颤。
“鹿谷先生……咳,咳……早上好。”用大衣和围巾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江南孝明站在门口,说着含糊不清的招呼。
“先进来再说,外面冷。”
两个人来到客厅,鹿谷泡了热茶给江南。还没道谢,江南就先咳嗽起来。
“感冒了吗?果然你今天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鹿谷担心地问。
“不行,后天就是截稿日了,作为编辑的我怎么能休息……唔!”江南说到一半,忽然感到一阵头疼。他表情难受地揉了揉头,没有再说话。
鹿谷一直皱着眉头盯着他看,最终忍不住了,走到江南面前伸手想摸他的额头。“我没事的……”江南做着最后的挣扎,却被鹿谷用一只手按住,刘海被另一只手撩开,滚烫的额头被冰凉覆盖。
鹿谷垂下眼,表情严肃。两个人的近距离持续了一会儿,江南感到脸颊发烫,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别的什么。他别开视线,不敢看对方,弱弱地说:“我还能行……”
“去医院。”鹿谷直起身,打算去穿外套。
江南听到这句,差点就从沙发上跳起来阻止他,奈何身体不听使唤,他只能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很生气:“不行!今天我一定要鹿谷先生交稿!”
“编辑倒下了交稿还有什么意义!去医院。”鹿谷拿起车钥匙。
眼看对方就要来拖走自己,江南放弃抵抗,瘫在沙发上,说:“都怪我……我不该来打扰鹿谷先生赶稿的……”
“但是,很想见面……”
江南越说越轻,鹿谷愣在原地。
“真拿你没办法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转身去拿退烧药和温水。

回过神来,江南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鹿谷床上了。
“你就好好休息一天,这几天肯定都很忙吧。我去写稿子,今天一定能写完。”鹿谷说着,转身要走,却被江南拽住衣角。他低头,看到江南乞求的眼神:”鹿谷先生……”
鹿谷无奈地笑了笑,说:“等我一下。”
他收拾好书稿和笔回到卧室,搬了条小凳子坐在床头柜边开始写作。江南裹在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看着他,大有监视着他写完的趋势。鹿谷轻轻敲了敲江南的脑袋:“好好睡觉。”
江南迷迷糊糊抓住他的手,闭上眼睛。鹿谷干脆就让他抓着左手,用另一只手帮他盖好被子,虽然不方便但也没什么大问题地开始写稿子。

江南睡得很安稳。等他终于醒来,睁开眼看到的是鹿谷坐在床边低头看书。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暗了,床头的台灯亮着。他想起身,动动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着。江南花了一点时间来让自己清醒。
“醒了?身体恢复了吗?”鹿谷放下书,问。
“嗯,已经这么晚了吗?”
“小南睡了整整一天啊,”鹿谷递给他一个纸袋,“给,这是稿子。下次不许再这样勉强自己。”
“好……”江南回应着,忽然意识到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,“鹿谷先生,手……难道你就这样坐了一天吗?!”
“唔,嗯,大概吧。一看起书就忘记时间了呢。”鹿谷抽回手,挠挠头笑了。江南知道这么说为了不让自己自责。鹿谷先生一直都这么会照顾人呢。
“谢谢你,鹿谷先生。”江南不好意思地说。

江南起身准备穿衣,鹿谷问他:“出去吃晚饭吗?我请客,一起迎接新年吧。”末了又加上一句:“穿严实点,不要再着凉了。”
两人出门,发现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。江南看着陪伴了自己许久的年长友人,不禁扬起藏在围巾下的嘴角。
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。

评论(6)
热度(17)

© Ligase_ | Powered by LOFTER